首页 » 2号站注册 » 正文

古典气质美女:陈数_2号站招商注册

导读:从《新上海滩》到《倾城之恋》,这个湖北姑娘让上海人也心服于她所饰演的上海女人,旗袍居功至伟。…

  从《新上海滩》到《倾城之恋》,这个湖北姑娘让上海人也心服于她所饰演的上海女人,旗袍居功至伟。明后两天,她将来到美琪大戏院演出话剧《日出》,让上海观众见识她在舞台上的旗袍造型。

  试旗袍,穿出上海味道

  《暗算》之后,她有了自己可能适合演穿旗袍的年代戏的想法,为了培养感觉,她特地找设计师做了两套试试。

  试下来,无论朋友还是自己,都很满意。她穿着其中一套旗袍拍的造型照,后来成了她的经典旗袍造型。这套对她而言有着纪念意义的旗袍,不久前在一个慈善晚会上被拍卖,拍卖所得的款项捐给了四川灾区。

  她得到了《新上海滩》的片约,出演交际花方艳芸。“穿旗袍很好啊,很漂亮,符合我心目中的状态。不过,穿旗袍演戏是有一些注意事项的,需要你花一点时间去琢磨。”她说,自己并没有具体的模仿对象,只是参照了老上海的电影明星,甚至上世纪30年代好莱坞明星的气质,在琢磨中,将自己的表演从及格、良好再向优秀突破。

  既然自我感觉这么适合旗袍,那么生活中会穿吗?她摇头:“不会。穿旗袍需要仪态,这种仪态和生活完全不一样,看惯我日常装束的人,难以想象我穿上旗袍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而且,穿旗袍对于发型、妆容、场合都很讲究,在国内,总觉得不太适合。”

  流连于小红楼,找到上海感觉

  作为中戏毕业的湖北姑娘,怎么能把旗袍穿出老上海的味道?怎么会把上海女子演绎得如此透彻?

  陈数说:“其实之前我对上海女性没什么概念,对于海派文化和上海人,也有一些片面的误解。只是,期待演年代戏之后,我的眼睛才开始敏感起来,留心起上海的环境、街道、建筑,以及身边一些上海女性朋友的言行方式,这才开始对上海这座城市的独特气质有了体会,我和上海的缘分就此开始。”

  拍《新上海滩》之前,她因为客串一部戏而在上海待了1个月,天天在复兴路、衡山路、安福路一带轧马路,看马路两旁的老洋房与梧桐树,揣摩当年发生在那里的故事,阴雨天,更是适合怀旧。

  在所有从陌生到熟悉的路名与地点中,小红楼对陈数而言是一个独特的名字———流连于小红楼,电光火石般,她开窍了:“我突然找到了感觉,找到了我和这个城市相联系的开关。从此以后,上海对于我而言,不再只是一个消费场所;从此以后,我演年代戏特别顺,我能捕捉到那个年代的灵魂。以后每次来到上海,小红楼是我必去的地方,每一次感受都不一样,就算仅仅是经过那里,见到那栋楼,我心中也会浮起一股温暖。”

  在上海,陈数有亲戚,也有朋友,但以前都是匆匆来去,走马观花;现在,上海仿佛成了她的另一个家。只要是因公出差,她宁愿自己贴钱,比剧组早几天抵达,晚几天离开:“我喜欢的不是外滩,也不是浦东,我喜欢原法租界那块区域,因为那里更能代表老上海的风情。如今,在上海的马路上认出我的人,比北京还多。”

  生活宁静,现在还是单身

  陈数出身艺术世家,父母住在湖北,哥哥嫂嫂住在北京,因为长年当“空中飞人”,她在北京的家不少时间都空关着。她没有把父母接到北京生活,因为“老人家不太喜欢北京,觉得北京太干燥,而他们在自己的城市有自己的成就,到北京太寂寞了。我和哥哥尊重他们的意见”。

  一个人在家的日子,她过着安静而有规律的生活,每天晚上12点前睡觉:“我不是个反叛的人,不喜欢玩,也不喜欢刺激的事。我一天天在成熟,体能则一天天在衰竭,我要求自己每天有新的进步。就我现在的状态而言,我不认为自己是有野心的。这几年我很好运,遇到了我喜欢的、也适合我的角色,只要认真对待每一个角色,听天由命吧。”

  在这样的心境下,如今她最想“挑战”的事,居然是休息:“今年以来我太累了,一直在马不停蹄地工作,这对演员来说不是好事。如果让我一年12个月都在拍戏,我想我会疯掉。我需要有时间停下来休息、思考,之前对自己可能适合‘旗袍女人’的想法,就是我在2005年思考出来的。这个想法,以前可能一闪而过,没有时间静下来仔细思考,但身心平静下来,你会听到你内心的声音。”

  这样的生活,是否有亲爱的人的陪伴?对于“已经悄悄结婚”的小道消息,陈数赶忙撇清:“没有没有,我可是单身呢。也有人问过我,我当时就跟那个人说‘可别这么说’。”记者问她:“那么如果你恋爱了,甚至结婚了,你会公开吗?”她回答:“结婚是光明正大的事情,当然可以公开。”

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