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号站注册 » 正文

2号站股待遇_唐薇红:经历风雨的不谢玫瑰

导读:唐薇红的美丽一直伴随着上海这座城市的华丽转变。她曾是泛黄的旧照片中身着旗袍头发烫成洋气的波浪卷莞尔一笑的少女,在那个时代这种美丽叫做大家闺秀。而如今,年届85岁的她依然用着香奈儿5号香水,CD口红、GUCCI手袋、穿着Ferragamo的细高跟鞋依然畅快地载歌载舞,是个紧追…

  唐薇红定义了这样一种红颜,在时光的流逝中沉淀出属于她那个年代的优雅质感,在时尚潮流的瞬息万变中让自己的面孔成为风格,乐观,独立,无惧衰老。

  唐薇红的美丽一直伴随着上海这座城市的华丽转变。她曾是泛黄的旧照片中身着旗袍头发烫成洋气的波浪卷莞尔一笑的少女,在那个时代这种美丽叫做大家闺秀。而如今,年届85岁的她依然用着香奈儿5号香水,CD口红、GUCCI手袋、穿着Ferragamo的细高跟鞋依然畅快地载歌载舞,是个紧追潮流的时尚阿姨。

  采访约在唐薇红的另外一处家,离虹桥机场很近,一共上下2层,她在衡山路的公寓是她如今长住的——离百乐门舞厅很近——如今不巧正在装修。 “我想住的舒服点,所以正重新设计”唐薇红说。

  如今,百乐门依然是唐薇红夜夜不归的天堂。“前几年是一周5次,现在还是老了,改为一周三次。在那里跳舞到午夜,仿佛回到旧时的上海。”旧上海那段夜夜狂欢的奢华日子依然是唐薇红深埋心底的之爱,如今只能去9年前重新开张的百乐门寻找回忆。

她为李安指导礼仪

  唐薇红最近一次成为公众眼中的焦点人物,是因为她在电影《色,戒》中担任礼仪指导,教导李安以及片中的演员旧上海的社交礼节。原来李安是和几位香港来的朋友一起找到唐薇红的,见面时并没有过多渲染李安的身份,唐薇红并不知道眼前的谦谦君子就是李安。他们请唐薇红到上海“苏浙汇”吃饭,席间,向唐薇红请教了旧上海上流社会的种种礼仪,唐薇红也一一介绍。直到吃完饭大家告别,才有服务员告诉唐薇红,刚才一起吃饭的人里就有李安,这时她才恍然大悟,拍过《断背山》的就是他啊。

  虽然李安专门请教了礼仪,但是谈起《色,戒》唐薇红还是能找出bug——片中太太们打麻将,麻将在面前整齐的码成了两排,“实际上旧上海麻将都是叠上去而不是分两排的。”

  唐薇红,这位李安不动声色之间请的礼仪执导,曾是当年夜上海万众瞩目的名媛。

家族传奇:哥哥为宋子文档枪而死

  任何时代,能跻身上流社会的女人必然会引起人们对其家庭或出生的关注,她们若非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就是他手掌上的明珠,唐薇红亦然。她有着典型的名门家世,父亲唐乃安是清政府获得庚子赔款资助的首批留洋学生,也是中国第一个留洋的西医。回国后在北洋舰队做医生,后在上海开私人诊所,专给当时的上海大家族看病,因此唐家的家境自是富足。

  姐姐唐瑛是旧时代上海有名的社交名媛,与陆小曼齐名,有“南唐北陆”的美名。当时的一位企业少东在1958年写了一本回忆录叫《春申旧闻》,里面就说:“上海名媛以交际著称者,自陆小曼、唐瑛始。唐瑛不但身材苗条,嗓音甜美,衣着前卫,且多才多艺,秀外慧中,擅长昆曲。她毕业于上海教会学校——中西女塾,中文、英文的水平都很杰出,艺术造诣也很高。

  兄长唐腴卢则更是近代史上有名的人物。他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回国后是宋子文的秘书。一天和宋子文从火车上下来,同样戴着巴拿马帽的宋子文的秘书唐腴庐被刺客认作目标,竟被乱枪打死,而宋子文因此逃过一劫。而杀手亦是当年的传奇人物——威震海内外的“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

热情奔放的青春岁月

  这样的家庭环境注定了唐薇红不会成为一个平凡的女子。在唐家,唐薇红是第四房姨太太所生。

  当年的老唐——唐乃安作为学成的海归,人帅,有钱,有地位,自然是风月场上的一号人物,关于他的八卦,在当时就已经传的满城风雨。据说,一次唐家大太太生日,唐医生对她说,“我要送你一件意想不到的礼物。”然后带了太太开车出门去。左拐右拐到了一个地方停下来,对太太说,“你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就来。”过了一会儿,他果然回来了,手里抱着一个孩子! 这条八卦当年留传甚广,但是到底真实性与几分却不得而知。

  实际上唐家大太太也是标准的大家闺秀,兄弟中就有中国最早的海外留学生,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毕业于上海圣玛利亚女中,和张爱玲是校友,既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又能精通琴棋书画,只是受时代所限,她们那一代的名门女子并不太出入各色社交场合,直到下一辈,才开始在纸醉金迷的上海夜色中穿梭。

  唐医生盛年而逝,葬礼上故事更有看头:几个哭哭啼啼的陌生女人带着孩子前来参加葬礼。唐太太当机立断,孩子留下,给妈妈们每人一笔钱,意思就是,“今后请勿再来打搅”。

  也许是因为生母——四太太——早逝,唐薇红从小就由大太太带大,这种不一样的成长经历让唐薇红从小开始就有了一份别样的气质,面对纸醉金迷的生活,她尽情享受却不沉沦。良好的家庭文化氛围和教育让毕业于上海的震旦女子中学的唐薇红在资讯并不发达的年代才识过人,学贯中西,眼光开阔。在“女子无才便是德”和“满腹诗书气自华”之间,她明智的选择了后者亦善于把握上天的恩赐。

  任何一位千金小姐都懂得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开始精心打扮自己,唐薇红并不甘于把自己的美丽拘束于门庭户内,她更热爱接触外界与人交流的生活,那时候的上海滩的百乐门舞厅记录了她年少的绚烂生活。这种热情奔放的性格作风,相信与她受西方文化影响的成长密不可分。

经历风雨的不谢玫瑰

  唐薇红有着那个时代非常秀气的英文名叫Rose,她人如其名高贵,惊艳,让人迷醉恋其芳华。然而,命运的波折和考验又进一步告诉我们,她的美丽比玫瑰更经得起周折。

  唐薇红的热情开放的西方性格在当时是赶超在时代发展的步伐之前的,并非人人可以接受,然而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是千年不变的定律。进入上流社会的社交圈子的唐薇红,自然是吸引了不少男士拜倒在她石榴裙下。18岁那年,唐薇红选择了步入婚姻殿堂,嫁给了较她年长10岁的丈夫,一位浙江宁波的富家少爷。

  唐薇红与丈夫在恋爱时常常去百乐门跳舞,有过一段愉快的时光。然而因为她的性格与封建礼仪背道而驰,在婚后并没有讨得婆婆的欢心,与丈夫的相处也并未如想象中愉快,她渐渐对这样的生活感到难以忍受,决定离开。

  玫瑰本应被宠爱,她永远不会在腐朽面前放下她高贵的身段,除非那是真诚的爱。恢复单身的唐薇红后来遇到了庞维瑾,她的第二任丈夫庞维谨是浙江南浔四大家族之一庞家的公子,这位公子和唐薇红趣味相投,两人都是玩家,也不用工作,每天就是六大饭店换着吃饭和跳舞。这户人家有钱到什么程度?唐薇红不太清楚。不过,前几年一家拍卖行卖出一幅字画,3200万成交,“这样的画,庞家太多了,不过文革时都被烧掉了。”唐薇红说。

  又一次走进婚姻的殿堂,原以为这是真正快乐的开端,然而好景不长,在艰难困苦的“文革”时期,病魔又一次夺走了她的幸福婚姻。

  那段时光是她生活中最大的考验,生活出现了360度大转变,为了生计她开始出去工作,从前呼后拥的豪门少奶奶变成学会隐忍生活的拉链厂女工,她省吃俭用的以自己微薄的工资养活四个孩子和得了癌症的丈夫,艰苦卑微的工作在她的胳膊上留下了烫伤的疤痕。

独立乐观而美丽永恒

  承受住如此巨大的生活转变并在困境中求得生存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唐薇红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现实纵使再艰难她都能毅然地说:“我就是要过得快乐。给我一分钱我也能过日子,也要过得开心。”能够安然接受锦衣玉食的女人并不值得骄傲,但能像唐薇红这样把富贵生活过得顺理成章又能在贫困的夹缝中生存并保持微笑绝对称得上是一门艺术。

  她独立乐观的性格伴随了她从旧时期上海滩落落大方的少女变成如今“东方巴黎”最潮流的一位老太太。在年少时良好的家庭教养和她的独立开阔视野让她在封建习俗浓厚的环境里“出淤泥而不染”,虽然流连于舞厅却不带一丝俗气。步入老年的唐薇红更是印证了那句常话“年轻,是一种心态”。虽然岁月已在她脸上留下痕迹,但她依然化着精致的妆容,以自己最美好的状态示人。她依旧每周去百乐门跳舞,这座舞厅对她而言已经远大于了一个消遣场所的意义,更近似于一个美好的习惯,那成了她生命中最灿烂,最难以忘怀的一段记忆。

  传统的大家闺秀成长路线一直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老来从子。然而唐薇红身上却有着与其它老人不同的独立态度,儿女都生活在国外,孙子也长大了,她却依然离不开上海这座城市。她不但不感到凄清,还说过:“我希望来生还生在上海,但是我要换一种活法,当一个上海女强人或是一个女实业家,这样最好,可以做很多事情。”这种坚强性格即时在今天的老人家里也是少见的,让人不得不叹服。

  随着时光的流逝,美丽的面孔会苍老,万贯财富也可能失去,但唐薇红美丽的人生却在年月变迁中成就了一段隽永故事。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