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号站注册 » 正文

程伟雄:2019年报数据体现安踏万余家门店年后劲乏力,程伟雄:2019年报数据体现安踏万余家门店年后劲乏力_2号站招商链接

  从安踏年报可以看到安踏在2019年业绩非常完美,收益增幅40.8%,达到人民币339.3亿元,从数据可以看到斐乐贡献很大,安踏(含儿童)一万余家店,和2018年毛利率相比后劲明显乏力,微微下降0.7%;而斐乐(含儿童和年轻时尚系列)不到2000店,毛利率和2018年比,保持微幅增长0.5%达到70.4%,和安踏41.3%毛利比较起来,斐乐依然是现金牛;但其他四个品牌有476家门店在收益占比仅仅5.1%,对整个大盘贡献不大;

  从年报的几个数据看到,自2019年安踏兼并亚玛芬以来(2019年年报没有体现),安踏现有品牌的发展已初现颓势:

  从收入分品牌来看,安踏2019年占的营收比例仅有51.4%,远比2018年占比59.4%下滑达到8%之多,可见安踏(含儿童)一万多家门店的坪效在下滑,运营效率在递减的同时不得不担忧主品牌的未来发展,不能一味通过兼并购去做大业绩规模,而需要思考主品牌滞缓发展的内在因素,真正体现价值零售需要内部挖潜,而不是过于多元化;

  从品类收入和产品毛利率来看,鞋类、服装、配饰,从安踏现有定位来看未来分专业运动、时尚运动、户外运动等三个品牌事业群去发展,但服装在2019年收入占比达63.1%,鞋类占比33.6%,和2018年比较服装占比在大幅提升,鞋类收入占比反而下降很大,和同类国际竞品阿迪、耐克去比较,安踏更像服装公司不是运动功能性公司;

  从内部运营效率来看存货周转天数,2019年87日比2018年81日显著提高6天,按五年度去看,比历史最好时期2015年存货周转天数58日,足足多了近30日,可见规模做大运营效率并没有得到大幅改善,值得研究;

  还有就是员工成本比率在上升,2019达到11.7%,比2018年多了0.8%,可以理解组织扩张为业务发展需求;但负债比率2019年达到22.3%,挑战在加剧,按五年期数据比较最好的负债比率在2017年,仅仅0.8%,可见安踏的现金安全还是做的不错的,但在当下在疫情助力下的全球经济低迷的态势下,安踏负债比率大幅攀高是有一定的经营压力的;

  作为一家品牌驱动的商业模式,是一家聚焦体育用品的多品牌公司而言,安踏的研发成本仅仅占比2.3%还是不敢恭维的,按五年数据比较,最高研发成本没有突破3%,反而在广告投入上五年数据比较均达到10%以上,所以不免让人感觉安踏依然是偏品牌营销导向,对于内在运营能力的核心产品研发上依然重视不够,存货周转天数增多就说明了这点。

  期望安踏未来的发展需要夯实现有品牌基础,做好多品牌之间全球协同关系,而不是猴子掰玉米拿一个丢一个,也希望亚玛芬的纳入,不是收入的增加,而是真正体现安踏在口号中所喊的从“单聚焦、多品牌、全渠道”战略升级,并实施“协同孵化、价值零售、国际化”的运营模式。